大发快三彩票

  • <tr id='rhs3M8'><strong id='rhs3M8'></strong><small id='rhs3M8'></small><button id='rhs3M8'></button><li id='rhs3M8'><noscript id='rhs3M8'><big id='rhs3M8'></big><dt id='rhs3M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hs3M8'><option id='rhs3M8'><table id='rhs3M8'><blockquote id='rhs3M8'><tbody id='rhs3M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rhs3M8'></u><kbd id='rhs3M8'><kbd id='rhs3M8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rhs3M8'><strong id='rhs3M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rhs3M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rhs3M8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rhs3M8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rhs3M8'><em id='rhs3M8'></em><td id='rhs3M8'><div id='rhs3M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hs3M8'><big id='rhs3M8'><big id='rhs3M8'></big><legend id='rhs3M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rhs3M8'><div id='rhs3M8'><ins id='rhs3M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rhs3M8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rhs3M8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rhs3M8'><q id='rhs3M8'><noscript id='rhs3M8'></noscript><dt id='rhs3M8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rhs3M8'><i id='rhs3M8'></i>
                熱點信息
                中南民航戰“疫”最美逆行者:民航湖北監管局適航監察員羅世揚的戰“疫”日記

                  “時代的一粒灰,落在每個人肩上都是一座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羅世揚,是不幸感染肺炎又有幸治愈的一個“疫區”人,是光榮的湖北民航人中的一分子。這個不平凡的庚子之春,千千萬萬湖北人經歷了悲歡離合的人間百態,奮戰一線的民航人灑下了無數汗水和淚水。我想把其中一些片段寫下來,記錄這個不平凡時代中的一點平凡“疫”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31日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2019年最後一天,咱們局在新食堂舉辦包餃子迎新年活動,大夥兒張燈結彩,我也露了一手。這一年,湖北監管局經歷了一系列大事、要事、急事、難事,大夥兒的心貼得更緊了。雖然來武漢才一年多,但我不再是“獨在異鄉為異客”,而是“吾心安處是吾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一起剪窗花

                  跨年夜,原本局長邀請我們去他家裏煮魚頭火鍋,因為臨時回廣州看望手術住院的夫人而作罷。不過,我和兩個單身漢還是聚到一起完成了這頓“魚頭火鍋之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吃到正酣時,我突然身感乏力,伴有莫名的渾身不適。電視正在播報“不明原因肺炎”,我開玩笑說“不會中招了吧”,大家一笑而過。誰能預料,一場影響全球的歷史事件即將來臨,而我,將成為見證這場歷史的一個局中人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4日

                  元旦以來,我連續咳嗽、發燒三天,吃感冒藥始終無法好轉,決定去社區醫院。得知我是發熱病人,醫生警覺的詢問有無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,得到否定回答後,安排了驗血、拍片,隨後輸液消炎。我開始警惕,買了口罩和體溫計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6日

                  在社區醫院輸液三天,癥狀仍無好轉。晚上下起大雨,獨居的我發起高燒,四肢無力,於是給同事打電話求助。伴著一種不祥的預感,我往旅行包裏塞了衣服和洗漱用品,做了住院的準備。同事們進門時,我下意識的遞給他倆口罩,感激又擔心。他們也沒多想,扶上我就往醫院趕。未曾想,這一走,就是半個多月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7日

                  昨晚先去了急診,隨後轉到肺科醫院,辦完住院手續已是深夜。我臨時被安排進一個七人病房,一夜未眠。天還沒亮就開始抽血、取樣,高燒持續,咳嗽不止,CT結果顯示肺部感染比較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深夜的急診室

                  局長第一時間打來電話詢問病情,並安排了行政辦和工會幫我解決住院期間的困難,保障好我的餐食。父母接到消息後,一大早坐火車從老家往武漢趕,16點到漢口站,因不熟悉路,折騰到醫院已經18點。想來上次一別已半年之久,再見時,三人卻隔著口罩,匆匆寒暄幾句就離開。躺在病床上,心事如潮湧。我18歲離家求學、工作,摸爬滾打了這麽多年,準備紮根安頓後再接家人團聚,真是世事無常,誰都不知意外和明天哪一個先來。躺在床上,病痛、恐懼、遺憾...百感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8日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醫院臨時給病區加裝了隔離門,所有醫護人員穿戴了防護服、護目鏡和手套。家屬探視也取消了,只能把東西送到指定地點。形勢越來越嚴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向局裏詳細匯報了12月30日以來和同事們接觸的情況。局長安慰我安心養病,轉達了中南管理局領導對我的關心和慰問,並安排同事照顧好我父母,讓我不要有後顧之憂。同時,湖北監管局采取了消毒措施,每天在公共區域熏醋,要求大家勤洗手、戴口罩,定期安排專業公司對辦公樓消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9日

                  住院頭三天,是整個病程最煎熬的三天。持續發燒,用退燒藥短時退燒,一段時間後高燒再起,如此反復。咳嗽越來越劇烈,身體透支得厲害,稍一活動就喘不過氣,必須保持24小時吸氧。視頻通話的時候,家人看到我憔悴不堪的面容,抹起了眼淚,我只能呆呆望著,無力答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當瀕臨絕望時,我就想起為我奔波操勞的父母,和遠在老家的妻子孩子,默默告訴自己要挺下去。同誌們的問候從未間斷,工會多次要來探望,考慮到大家的安全,我都謝絕了。有這麽多的鼓勵和期望,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10日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迎來了分水嶺。發燒和咳嗽的癥狀都減輕了。但身體還是極度虛弱,仍需不斷的吸氧。新聞上開始有了“新型冠狀病毒”的報道,醫生告訴我所有已知病原體都檢測陰性。狀態的好轉還是讓我堅定信心,我積極加強營養補充,每頓都狼吞虎咽,準備跟病毒打一場持久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11日

                  醫院通知我所有費用由國家承擔,出院標準是:連續不發燒10天以上,喘氣等癥狀明顯好轉,肺部病竈明顯減輕。有了這個目標,我卯足勁繼續沖關。中南管理局工會和湖北監管局工會特別為我準備了慰問金和慰問品,鼓勵我早日康復。我非常感動,組織一直是我堅強的大後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21日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個終生難忘的日子!我治愈出院了!

                  “報告大家,我把病毒PK掉了!”我第一時間在工作群裏分享了這個好消息,大家紛紛為我點贊。由於住院時我曾和同事說過,會不會是那天去菜市場買魚頭的時候被感染的,從此“魚頭”就成了咱們局過不去的“梗”,大家百試不爽的拿“魚頭”開玩笑,病情的陰霾一掃而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治愈經歷 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玩不膩的“魚頭梗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22日

                  同事們繼續關心著我出院後的生活,紛紛給我送來年貨,讓我帶回老家過年。但是,為了家人的安全,我把父母安排回了老家,自己留守武漢繼續隔離和調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此一役,我有一種浴火重生之感,對健康、對人生都有了更深刻地領悟。我決心今後要加強身體鍛煉和心靈修煉,讓體魄和精神都變得更強大。我把自己與病毒抗爭的全過程詳細記錄下來,分享到工作群裏,提醒同事們加強免疫力,做好防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23日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武漢封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湖北保衛戰、武漢保衛戰正式打響了,湖北民航防疫阻擊戰也全面打響了!作為武漢的新市民,作為湖北民航人的一分子,我在這裏和大家一起守城,守家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下的武漢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2月1日

                  疫情日益嚴峻,湖北監管局全體按“小組制”分工協作,全力投入保運輸、抗疫情。所有人都高負荷運轉,我不能因為養病就做旁觀者。於是向處領導請纓,承擔起轄區運輸航維修單位的防疫數據統計,詳細記錄每日職工及家屬健康狀況、機隊狀況以及航班保障等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湖北民航人堅守一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羅世揚在家裏遠程辦公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2月3日

                  緊張忙碌的日子裏,同誌們仍不忘對我特別關照,輪流送菜、送藥到我家,詢問我的身體和生活狀況。中南管理局悉心關懷著我們:向全體黨員發起倡議書支援湖北;劃撥特殊黨費支持湖北抗疫;組織心理團隊給我們提供減壓咨詢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局長每天的關心與慰問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2月14日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金銀潭醫院向全市公開征集治愈患者的血漿。由於武漢實行了最嚴管控,所有小區封區,交通嚴格管制,我只好先打電話給指定采血點,希望給患者們盡一點綿薄之力。然而對方告知,獻血條件是應出具包含明確確診信息的出院小結。我不符合條件,無奈作罷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2月20日

                  疫情防控壓力日益增大,運輸保障任務越來越重,工作群裏24小時滾動著各類工作信息,同誌們連續作戰已經一個多月了。其實,我們湖北監管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公裏,處於武漢市高危疫區,周邊住宅小區的染疫率位居全市之首。就是在這樣的巨大風險下,同誌們毅然舍小家、顧大家,堅守在崗位上。航安辦方域之副主任的嶽父染疫住院,直到去世時他還在一線分發防護物資;行政辦李文斌主任的嶽母發現疑似肺炎,他來不及照顧,一直堅守值班崗;飛標處黃早傑處長曾密切接觸過確診患者,抗疫工作中被迫中斷,隔離期一滿就主動回到崗位......太多的感動,太多的榜樣,給這個寒冷而壓抑的冬天註入了絲絲暖意和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,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逾越,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。湖北民航人萬眾一心,眾誌成城,一定能夠打贏這場防疫阻擊戰!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10日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習近平主席來武漢了。他代表黨中央看望慰問奮戰一線的廣大抗疫工作者,為湖北人民、武漢人民加油鼓勁。決勝期已經來臨了!截止目前,武漢封城已經48天,我們的同誌也在抗疫主陣地上堅守了48天,湖北空中救援大動脈持續安全順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聽說,武大的櫻花已經開了。再堅持一下,勝利就要來了。待到山花爛漫時,讓我們摘下口罩,對全世界說一聲:我們贏了!


                附件:

                • 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東四西大街155號(100710)